闵行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雀巢小说刺玫望月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7:24:18 编辑:笔名

这是华北北部丘陵的一个村落,村庄不大,围绕着蜿蜒起伏的山峦纵横地俯卧着,自然环境很好,山坳里有一条弯曲的小河,村庄就坐落在离河边不远的山坳里,从远处望去,就像一幅朴素的水墨画。村落里有几十户人家,绝大多数都是贫苦的农民,都为一个地主家种田。刚刚进行土地革命,那个地主的土地被分给了贫苦农民,有了属于自己土地的农民,过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生活。  在刺玫荒原里救了尚明的姑娘,就是这个村庄里的一户贫苦农民的女儿。她叫蓉花,刚刚20岁。虽然出身在贫穷的人家,虽然没有羞花闭月的容貌,却出落得格外秀气。女子在二十岁的时候,便是人生中美的时段。蓉花细嫩如玉的脸庞,略有一点平坦的额头,两只细如柳叶的眉毛,下面一双凝神的眼睛,鼻翼两旁红润的腮颧,就像映在水面上的桃红色的绸子。乌黑的头发在脑后拢起一条长长的辫子,苗条的身材,说话有一种华北西部的特殊口音。由于出身于贫穷的人家,从小就练就了做什么都很麻利的性格。她勇于吃苦耐劳,不胆小怕事,在村子里众多的姑娘中,她属于泼辣的一个女孩,说话办事干脆利落。  那天,她独自一人在山坳里挖野菜,傍晚时分,正在她想要回家的时候,忽然听到枪声,枪声过后便是呐喊声和急促的马蹄声,紧接着看到从枪声的方向飞奔出一匹青鬃马,那骑马的人伏在马背上,那青鬃马四蹄跃起,嘶叫着,踏起一路烟尘,拐过山嘴,向山谷这边飞来,越来越近了。蓉花立刻躲在刺玫树丛里凝神向外观看,就见那青鬃马奔跑过来以后,在离她不远的一处刺玫灌木丛外,那伏在马上的人摔落了下来,摔落在蓉花躲藏的刺玫丛外不到三米的一片草地里。躲在刺玫丛里的蓉花,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30来岁的英俊的军官,着一身灰布军装,手里还握着一把勃朗宁手枪,枪口似乎还有一些余热,脸上满是鲜血。他对着青鬃马说了一句“你快走,土匪追上来了”之后,这个军官便昏迷过去了。  那马儿扬起头对着傍晚的山谷的上空嘶叫一声,一溜烟向着山坳的深处飞奔而去,马尾在风中飘起,就像一面猎猎的战旗,马鬃在风里悬起一道弧线,紧接着,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和呐喊声从山嘴冲了出来,几个骑马的土匪看到青鬃马已经向山坳飞奔而去,对着山谷的上空放了几声空枪,枪声在滚滚烟尘里震荡着,一个为首的土匪用手里的手枪指着青鬃马飞奔的方向,叫喊着:“在那边,快——追——抓活的——”,于是,这几个土匪挥鞭打马绕过山谷,向着青鬃马消失的方向冲了过去,马蹄声混杂着呐喊声和凌乱的枪声渐渐消失在远处的尘烟里......  看到土匪消失在山谷的远处,蓉花躲在刺玫丛里已经忘记了害怕,更来不及多想,一个箭步冲出灌木丛,来到那个昏迷在草地上的军人的身边,跪在地上,撕开自己那蓝底儿白花衣襟,给这位军官擦拭脸上的鲜血,发现那鲜血是从他的一只眼睛里流出来的,她急忙把这位军官抱起来,轻轻地把他的头放在自己的腿上,掀开自己外面的衣服,在自己的贴身内衣上撕下一条大约一尺多长的柔软的布条,叠成三层,轻轻地把受伤的军官的眼睛蒙住,扎紧,然后做好掩体的伪装。这时候,天已经黑了,西边的天空挂着一弯新月,借着月色,她若无其事地挎着挖野菜的篮子回到了家中,叫来哥哥,连夜把这位伤员背回了家......  这个村子刚刚进行了土改,地方上的敌对势力已经基本消除,相对比较安全。但是,细心的蓉花为了做到万无一失,她把伤员放在自己闺房的小火炕上,她和母亲轮流照看护理。母亲让蓉花以上山挖野菜的名誉去挖来一些草药,用乡村里的土方法为尚明熬药换药。  转眼间三个多月过去了,尚明的眼睛伤痛已经消失,但是由于受了枪伤,有一只眼睛已经失去了功能。但是,作为土改工作队的队长,尚明觉得自己的伤已经好了,应该回到工作的前线去。土改工作正在深入开展,上次他正在召开土改工作会议,由于叛徒出卖了他们,告密了他们开会的时间和地点,于是会议刚开始,就遭到了敌人地方武装的袭击,同志们都打散了。他是为了掩护其他同志安全撤退,才自己跨上青鬃马,对着敌人开了枪,把目标引过来,土匪们听到枪响,就蜂拥地追赶过来,然而,尚明仅有的几颗子弹已经打光了,于是他挥鞭策马,冒着滚滚烟尘,冲出土匪的包围圈,纷乱中,他伏在马上被土匪的冷枪击中了眼睛......。现在同志们都怎么样呢?土改工作进行得如何呢?同志们一定也在寻找自己的下落吧。  夜晚,月亮高高地挂在西南的半空中, 尚明正在思考着,突然听到院子里有马嘶的声音,他熟悉自己的马的声音,顿时心里一震:难道是自己的青鬃马找回来了?他悄悄地走到窗前,窗户被窗户纸糊着,看不清楚。他轻轻地嵌开窗户缝,借着月光一看,呀——!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院子里站着的正是与自己相依为伴多年的那匹青鬃马。它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呢?难道这个伴随自己多次出生入死的战友真的有灵性?当初自己从马背上摔下来以后,担心敌人会看到马匹追过来,一旦追上来,那自己一定就没命了。于是自己在极端疼痛的时候只说了一句“你快走土匪追上来了!”这位亲爱的战友便立刻知道自己的意思,向着山坳的深处飞奔而去。  于是那一群土匪呼喊着、叫嚣着向它飞奔的方向追去了。这马儿已经学会了转移目标,用自己的目标吸引敌人,保住了主人的生命安全。可是三个多月过去了,它自己又是怎么躲过敌人的追杀,又是怎么辗转找回来的呢?想到这里,尚明的心里一阵酸楚和激动,泪水已经挂满了两腮。  灵性的动物会保护自己的主人,这已经不是神话了。尚明想起了三国时期刘玄德在樊城遇险的故事,刘备在蔡瑁等人想要杀掉自己的紧急关头,假装上厕所,然后骑着自己的“的卢”逃走,然而在慌乱中掉进了城西的檀溪河里,出不来了。就在这危急时刻,刘备着急地说:“的卢啊,的卢啊!今天危险了!你要努力啊!”,“的卢”就一下跃起三丈,于是得以渡过檀溪河水,躲过了一场生死存亡的灾难。要不是自己的“的卢”马,那刘备恐怕早就命归黄泉了,哪里还会有三国鼎立的局面?但是,那毕竟是古典小说塑造的无法考察其真伪的故事情节,而现在自己眼前的这匹青鬃马,就在三个多月前用自己的身体吸引敌人,转移了敌人的追赶目标,救了自己的命,三个多月后的今天,又活生生地找到了自己啊!  想到这里,尚明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他轻轻地推开蓉花家的门,悄悄地走到院子里。青鬃马听到尚明的脚步声,昂着头打着鼻响,尾巴在身后不停地摇动着,接着它发出一声幽咽的低鸣,一下子倒在了院子里的墙角边......  尚明大步走到青鬃马跟前,弯下腰抚摸着马头和脖子,又从脖子往后轻轻地梳理着马背,等到梳理到马的后臀部的时候,尚明的手感到湿乎乎的,他借着月光一看,马的臀部已经黏糊糊的一片了——原来,青鬃马已经受了伤,它是带着伤找到了自己的主人的,尚明心里一阵心疼,急忙起身回到屋里,轻轻地叫醒了蓉花:“蓉花,我的青鬃马找我来了,现在就在院子里,它已经受伤了,你快起来,我们一起为它疗伤啊!”  蓉花听到尚明的呼叫,立刻从母亲的身边悄悄地爬起来,那件撕了一条给尚明包扎伤口的内衣依然穿在身上,已经不能遮住自己雪白的前胸了,那尚未丰满胸乳半裸在撕破的内衣里,就像两只羽毛尚未长全伏在在巢穴里等待母亲喂食的小天鹅嚅嚅欲动。她急忙穿好外衣,立刻遮挡住小天鹅那嚅嚅欲动的头颈,带着几分羞涩地从炕上下来,和尚明一起来到院子里的青鬃马跟前,看到青鬃马趴在地上,臀部流着血,她急忙回到屋里端来一盆温水,尚明端着水盆,用她那细嫩的手捧起温水,轻轻地冲洗马的伤口。伤口洗干净以后,需要包扎,她皱着眉头稍作思索,想找到什么用来包扎的物品,却没有可以用来包扎伤口的合适物品,干脆解开外衣的扣子,顾不得自己身边就站着一个男人,脱掉外衣,接着把自己的内衣脱下来,很麻利地撕成了一个长条,先用两块布叠成几层放在伤口上,然后用几个长条给青鬃马的伤口包扎好。青鬃马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任凭他们疗伤......。  蓉花只顾着包扎伤口,忘记了把外衣披上,裸裸的上身在月光下暴露无遗,那两个乳房就像汉白玉雕塑的艺术品起伏在胸前,被她搭在乳沟上的那一条长辫掩饰着,又像是晚春季节里微露在水面上的荷花的花苞与脱水而出。虽然是初夏的季节,夜晚还是有些凉,尚明放下手里端着的水盆,拿起她身边地上的外衣,轻轻地披在她的身上。这时候,蓉花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裸着上身的,很羞涩地扭过脸来,撅着嘴向尚明使了一个难为情的鬼脸......  月牙渐渐地向西边的天边落去,东边天上的启明星已经亮起来了。他们给青鬃马包扎好以后,心里似乎轻松了好多,尚明望着月光下蓉花的娇柔的目光,心里有一种说不说的感激。蓉花望着尚明那英俊的脸,羞涩地笑了。就在这温柔的月光下,蓉花把自己甩到身后的那条黝黑的辫子捋到了胸前,掩盖着没有系扣的胸乳,几分羞涩,几分柔情,几分腼腆,几分徜徉,就像戏剧梁山伯与祝英台里面的画面一样,蓉花显得娇柔羞涩可爱,那美丽的羞容,好像月光下那刺玫树上绽放的花朵。静静地月光下,尚明情不自禁地在蓉花的额头轻轻地吻了一下,蓉花不由自主地用手拉紧披在身上的外衣,把头深深地埋在尚明的怀里.....  院子里也有几簇刺玫,在墙角边已经绽放,微微的花香散发在月光下的小院里,青鬃马静静地卧在院子里的刺玫旁边,似乎看到了这两个为自己疗伤后相互拥抱相互偎依的人。月光朦胧,院子里一派沉寂......  月亮躲到云层里去了,也许是怕被这院子里的两个人发现自己在偷窥,更怕这两个夜间相拥的人害羞吧!   共 375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男科医院
昆明的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全国羊角疯病治疗哪家好

上一篇:倏忽半夏

下一篇:窗外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