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行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军警杯小说侠客行三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13:13 编辑:笔名

第二天,我照例路过公园。远远地就看见老大爷坐在石凳上,还不等我开口就听到老人洪亮的声音:“小伙子,来啦!哈哈”说完对我招了招手,我笑着跑过去依旧坐在他身旁,迫不及待地说:“老爷爷,接着昨天的讲吧。”老人点了点头一边从兜里掏出烟斗,笑呵呵地说:“年轻人儿,干啥事别太心急。”说完用手按了按烟锅中的烟草。“恩呵呵,谁叫您的故事那么多呢,听不到就太遗憾了。”我笑着答道。老人点燃了烟斗,幽幽的吸了一口道:“好,额,昨天咱们讲到哪了?”“您昨天说到落雁镖负伤逃走,还射瞎了齐顺一只右眼。”我赶忙说道。“恩,对!哈哈,就是这儿。”老人微微一抿嘴,略作思考做“说书人”状:“书接上回------”  话说落雁镖身负重伤且中剧毒,黑夜中只身逃出骆驼岭,一个人踉踉跄跄的在沙漠中奔跑着,脑海中浑浑噩噩不知身在何处,逃亡的信念勉强支撑着他的两条腿。渐渐地,他感觉双腿越走越沉,每前进一步都会重上几分,加之毒性发作只觉五内俱焚。黑夜里原本可见的事物也开始模糊,就这么又向前挪了几步,恍惚中意识正在被黑暗蚕食,终于,眼前一丝光亮也消失了,随即整个人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西北的夜很冷,风更是凛冽。或许是巧合,这个夜晚虽然寒冷依旧,却是一丝风也没有。这使得很多毒物开始出来觅食,就在距离落雁镖不远的一处,一只黑蝎子与一只毒蜘蛛斗的正酣。蝎子全身护甲尾巴上的毒针闪着黑芒,两只大钳子不断地向蜘蛛剪去。毒蜘蛛不断地向蝎子吐出蛛丝,企图将它捆缚起来。奈何黑蝎子两只大钳子实在厉害,往往刚刚缚住一半便被钳子剪开。两只毒物你来我往,巴掌大的地上十六支腿混作一团,无奈的是蝎子攻守兼备,而蜘蛛却是善用远程,一时间战况僵持不下,竟抖个旗鼓相当。就在这时,一阵悉悉索索之音传来,只见战圈不远处的土地开了个小孔,随后一只筷子长短通体赤红的大蜈蚣钻了出来。触须微抖,大蜈蚣那数不清的腿顿时动了起来,两只尖牙一碰径直向着战圈“奔”去。而此时蝎子与蜘蛛的战斗颇为激烈,正在白热化的档口,蝎子的后半身被蛛网裹的严实,而蜘蛛也被剪掉了三条腿。一时间谁也胜不得谁,却没发现距他们不远的第三者,大蜈蚣又抖了抖触须,竟不再前行反而找了一处草丛躲了起来,时不时触须微动密切的注意战况。却在这时,只见蜘蛛猛地吐出大团蛛丝,蝎子的左钳臂瞬间便被裹的动弹不得。与此同时蝎子的尾巴猛地落下,不偏不倚尾巴上的毒针正好扎进蜘蛛背部。仅这一招便结束了战斗,蜘蛛被刺中几秒后便不动了,蝎子艰难的来到蜘蛛身旁,正准备享受胜利的果实,不料异变突生,斜刺里一道血光闪过,蝎子颈部铠甲下的软肉便被两只“匕首”刺中,来者正是躲在一旁伺机的大蜈蚣!蝎子吃痛惊慌之下正欲反击,却是被蛛网上的毒噬去了力气,挣扎了几下无果。只能眼睁睁的看则自己被蜈蚣吃掉。这正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多一分智慧,多一线生机,这是大自然中不变的法则!蜈蚣在饱餐一顿之后,通体越发的血红,貌似心情不错甩开众腿快速前行。  却说这条蜈蚣行至一处,见一庞然大物。它先是退开一点,用触须探了探路,发觉没有危险便来到这庞然大物之上。殊不知这蜈蚣眼中的庞然大物,赫然是昏迷过去的落雁镖。俗话讲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毒物也是一般,大蜈蚣在落雁镖身上转了几圈,便嗅到了落雁镖体内毒素的味道。它平日里依靠捕杀其他毒物为食,也不知道这只大蜈蚣活了多久了,身形之大且不说,仅那一身赤红的血光,明眼人一看便知此物剧毒无比。大蜈蚣寻毒心切,起初只是伏在落雁镖的伤口上吸食鲜血,后来可能是觉得血中毒素太少,便四下徘徊起来,终于找到了能接近毒物的“入口”——落雁镖的鼻孔。只见大蜈蚣身形微缩,竟细了一圈有余,感受到落雁镖微弱的呼吸阻力,猛地甩开百足倏地便冲进了他的鼻孔内,一路不停毒素的味道越来越浓,眨眼间过了落雁镖咽喉,竟钻进了他的腹中。说来是慢,实则顷刻间便已完成。此时的落雁镖还在昏迷当中,但腹中有一活物怎能忍受。只见他仍旧昏迷不醒,只是脸色白红变幻,眉头紧锁额间汗若小溪,身体翻来覆去抽搐不止,时而嘴角溢出紫黑色的血液,时而双眼猛地张开眸子一片血红。如此般,一直折腾到了第二天正午,此间有几只野狼路过,嗅了嗅他的身体都惊恐的跑开了。  日上中天。热辣辣的太阳下,此时的落雁镖终于不再挣扎,一阵强风袭过带起细碎的沙粒尘埃。打在落雁镖脸上,他只觉微微有痛感传来,不一会儿便缓缓地睁开了双眼。霎时只觉头痛欲裂全身火辣辣的疼,落雁镖挣扎着坐了起来,皱着眉头深深地吸了口气,狠狠地捶了捶自己的脑袋,痛感才减轻了许多。这时发生在前一天夜里的事情,在他的脑海中一股脑的涌了出来。“呼...总算是没有被齐顺抓到,也不知道我昏迷多久了”落雁镖呼了口气自语道。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十二支金镖还在,当下心中多少安稳了些。放下心落雁镖开始打量自己,发现身边尽是些死去的蝎子蜈蚣蜘蛛毒虫之类的,更奇怪的是身上的伤口已全部结疤,而且毒好像也解了。深感疑惑,落雁镖慢慢的站起身来,却是大难不死心中有些感触,且不管诸多疑惑总之只要自己还活着,就一定会杀上骆驼岭宰了齐顺。想到此落雁镖不禁豪气大发,这时只听”咕咕咕“的几声响起,落雁镖才发觉腹中空空如也,已是饥渴难耐。当下打定主意去猎些野味充饥。运起轻身功夫足下生风,一抬腿便窜出两丈有余,落雁镖心下称奇,自己仿佛比受伤之前劲力更强,不过眼下饥饿抛开疑虑一路疾行,只觉耳畔风声烈烈几个起落间,便消失在茫茫戈壁中。  时至傍午,戈壁上一处叫做狼王岩的地方。此处怪石林立,常常飞沙走石。据说这里是狼群的居所,每逢大灾之年狼群都会在此集会。而此时两个身着兽皮服饰的中年汉子,手中的弓已搭上了箭。躲在一处巨石后,一动不动的盯着眼前的区域,仿佛生怕错过了什么。午后天气渐凉,此二人却是汗珠顺着鼻尖滴滴落下。只听其中一人说道:“大哥,这狼王到底能不能来啊。”“你急个啥,我摸得准准的,一会儿不来夜里一准儿来。”被称做大哥的人说道。先前说话那人就此没了声音,又过了一会儿只听先前说话那人又说:“大哥,咱们都蹲了好些天了,我看今晚儿那天杀的不能来了。”“我说你这个石娃子怎么这么多话捏。有这功夫儿就盯着点儿,狼王要是跑了,看我怎么弄你!”大哥有些气恼的说道。“俺不是想翠芳还在家等着俺捏.....”石娃子一脸囧色道。“瞅瞅你那点出息,见天就知道翠芳,咱哥俩要是弄不死狼王,被它吃了我看翠芳咋整!”大哥狠狠的挖苦道。还不待石娃子回话,乱石岗中忽然刮起阵阵寒风,顿时飞沙走石尘埃漫天,隐隐有遮天蔽日之感。一时间大哥和石娃子的视线一片模糊。慌乱中,大哥喊了句:“那天杀的来了!”话音未落,只见飞沙走石的乱石岗中倏地窜出一条白影,眨眼间便落在狼王岩的一块巨石之上。紧接着,就是一声君临天下般的狼嗷:“嗷..........”这一叫躲在石后的二人顿时慌了神,石娃子吓得当时就坐在地上动弹不得,大哥还好弯弓搭箭瞄准狼王,只听“嗖”的一声破空之音,劲矢直奔狼王前心,风沙中狼王双眼厉芒一闪,头向下一低巨口一张一合,便稳稳地咬住了那支箭。大哥见一次不成便又想搭箭,他的手刚刚摸向背后的箭壶,眼前却是一道银芒闪过,他想也不想就向后倒去,就地滚了几滚才慌忙站起身来,却发现胸前那三道深可见骨的抓痕。五丈外,一身雪白的皮毛,狼王也不攻击,只是张开巨口露出猩红的舌头。双眼闪烁着嗜血的光芒。看的大哥毛骨悚然,胸前的伤口鲜血汩汩流淌,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开来。狼王眼中的光芒更胜了,终于耐不住鲜血的诱惑,几乎是一闪而至便来到大哥眼前,大哥心中万念俱灰加之流血过多,见狼王扑来隐约却听到一声断喝,随即一点金芒划过他的视野,紧接着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到了。  却说这狼王,在扑倒大哥前的一霎,竟被一支金镖射穿了喉咙,半空中一声哀嚎“噗通”一声摔在地上,眼见是没命了。随后只见一人走上前去,伸手拔下那只金镖,在狼王的身上摸了摸血迹,就此收了起来。在看来人,不是落雁镖却是何人。一手提起狼王看了一眼吓傻了的石娃子,落雁镖摇了摇头径直来到晕厥的大哥身前,从他的裤子上扯下几块布,简单的帮他包扎了伤口。随后撕开狼王的喉咙,喂给他一些鲜血,见他无大碍后才走到一旁生起火来。此时天色已晚,落雁镖剥了狼皮,放了一袋狼王的心头热血以备后用。便将整条狼架在火堆上,不过一个时辰这阵肉香扑鼻,挥起金镖割下一条大腿扔给石娃子,然后自顾自的大吃起来。茫茫戈壁滩上饮狼血食狼肉,一时间狼王岩中英雄狂豪之气丛生...  老人磕了磕燃尽的烟斗,看了看还在出神的我,笑了起来刚欲说话,便听我插嘴道:“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苍老的脸上带着愉悦的笑容,拍着我的肩膀道:“呵呵,小家伙还挺精明...哈哈哈”闻言我挠挠头,随即咧开嘴和老人一起开心地笑了。     共 352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急性附睾炎患者呈现肿痛怎么办
昆明哪家专治癫痫好
癫痫怎样可以有效预防

上一篇:每日一诗石磨

下一篇:秋天的清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