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行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非鲤不可

发布时间:2019-06-24 14:16:59 编辑:笔名

余浅浅一睁开眼,就是百里溪那张俊脸。有^意^思^书^院“醒了?”百里溪捋了一下她耳边的发丝。她这才注意到自己已经被送回来了,看这个陌生又奢华的房间,疑惑地问道:“这是哪?”“我们的房间!”坐在床沿的百里溪靠着床框,望了一眼这个房间,说道。“什么?”余浅浅当然听得出来这话的意思,所以顿时脸红耳赤。百里溪钻进被窝,用手托着脸,侧身看着她,也不问她到底回想起了什么,却是一脸的谑笑:“前世的事情,过去了就让过去,我们要珍惜当下!”实际上,他透过她的梦境已经看到了她刚才所看到的一切,怦然心动的感觉再次回来,他似乎都忘记了这女人可是欠了他好几个夜晚,一直都在忙于奔波。“嗯嗯,你说的对!”余浅浅点点头,丝毫不觉得他这话有什么含义。他眯了眯眼睛,脸凑了过去,嘴角微微上扬:“那我们现在就睡觉吧!别浪费这大好时光!”“嗯?”余浅浅还是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的迷糊,但被百里溪堵住嘴,才明晓这是什么个意思!新房余热仍在,余浅浅整个人虚脱地依偎在他的胸膛上,突然想起他们的初次见面,就嫣然一笑:“溪溪,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这辈子还是上辈子?”“当然是这辈子啦!”余浅浅纤手轻拍了一下他,略带娇嗔。百里溪闻言,身子一僵,竟也说不出话来,她要是抬头肯定能看见他窘迫到脸红的可爱神情。可余浅浅沉醉于往事之中,嘴里也开始话说那日的相遇来。“喂。”“嗯。”“浅浅,你在哪里啊?”“日本。”余浅浅挂了荆一哲的电话,望了望湛蓝的大海,一阵阵的海风迎面而来,真是透身凉,心飞扬啊!沿着堤岸一路慢慢走着。“各位注意咯,今天有好买卖噢!”前方不远处响起高昂的叫卖声将余浅浅的目光吸引了过去。虽说她不是一名厨师,但她偏爱逛菜市场,她一直以为,这是女人的天性。这里的小市场,聚集的人倒还真不少,摊位分配明确,地上就是有少些积水,也不会太肮脏,听说日本人特别爱干净,由此可见一斑。“哟,这鱼会发光啊?少见少见!”“那当然啦,这可是咱们昨日傍晚去魔鬼海滩那边冒险捕来的。”“不会是用什么激素或者化学物品制成的吧?”“宝物!!不含任何化学成分!”“你看,都一动不动的,是不是死了的?”这众说纷纭的发光鱼,正是百里溪!因为蜕化时,功力流失,暂不能恢复元气来蜕化成人,所以此刻他无比的惆怅啊!堂堂一个鲤族少主,如今沦为市场叫卖,还被人说成假鱼死鱼?传进海里,还不给他们笑掉大牙?悲哀啊~“这好说。”叫卖的渔夫说着,从右脚处拿起一电棒。百里溪只能干瞪眼,这是鲤老跟我说的,现代人类对付鱼类的杀手锏?不会吧?这厮想干嘛?不容百里溪多想,渔夫用电棒一端刚触碰到百里溪的鱼身,百里溪瞬间跳了起来。“你们看看,活的!赶紧出手,不出口。此等锦鲤,不仅可口,而且可供赏玩,关键是,晚上都不用开灯了。多省电啊~”“好好好!多少钱,我买!”“切,你有多少钱?就一个穷样,给我~”......余浅浅是头一回遇见这锦鲤还会发光,她一看,眼睛都瞪得发光了。百里溪注意到炽热的目光,睃了一眼余浅浅。顿时,心里没底,这人的眼神,让鱼觉得鱼鳞都要展开来了。余浅浅盘算着如何才能一举中得!百里溪眼见自己就要上菜桌了,按人间常说的三十六计来说,走为上计,可惜他没力气动了。那干脆装死好了。于是乎,一翻白眼,躺尸当中。余浅浅眼睛一瞄,计上心头。“哎呀,你们看看,那鱼死了。”余浅浅故作大声惊呼。本抢着给钱买鱼的小市民们齐刷刷往鱼箱看,果不其然!立即就把给钱的手收了回来。渔夫一看,暗叫不好,可又不甘心地用电棒再电多一次。出乎意料的是,这一电,倒把百里溪身上所有的精气神全给打撒了,没有灵气支持,他真的算是死鱼了。“欸,怎么不发光了?”“对啊对啊。”人群开始起哄。余浅浅脑筋一转,颇有心计道“肯定是假鱼,可能电压过大,充不了电,或者坏了,现在就不亮了呗。哎呀,这样的鱼,都不知道是怎样做成,吃了会不会死人啊?”她每说一个字,众人的脸就愈加黑沉,有些人还愤愤然地甩手离开了。两个渔夫顿感不爽,可碍于人多口杂,不好发作出来,只好辩解澄清。谁料,余浅浅后来一句话打死一竿人!“按理来说,锦鲤乃群游动物,你怎么捕的只有一条?虽说锦鲤对水温要求不高,可对水温急骤变化却是极弱,你说捕捉的时间是傍晚,魔鬼海滩那边众人皆知,那时温差极大。再说,那里水浊,水草等食物颇少,加之海浪翻腾剧烈,区区一条锦鲤如何在那里生存下去?”余浅浅自然而然地头头是道。“这......”尽管渔夫常年与鱼打交道,但一些专业的生物毕竟把握不深,不是余浅浅这样一说,他们都没发觉,这条锦鲤,怎就在那里了?余浅浅此话一出,众人一哄而散。等众人散尽后,当渔夫垂头丧气打算把这鱼扔了,余浅浅反倒笑着说“这鱼我要了,说,多少钱?”“啊?”渔夫有些不解,可现在都没人肯要了,能赚一点是一点吧。“一千日元!”一千日元相当于人民币52.7元左右。“不,五百!”渔夫唯恐价位太高,这小妹妹不会要,又将价位压低一点。“好。给。”余浅浅把一千日元交给渔夫,提起鱼箱就走。渔夫目送余浅浅离开的背影,手握着一千日元,忙着道谢。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小妹妹耍了一个小计谋。落日的余晖将余浅浅的发丝都烧成了金灿灿的,而此刻她笑得更加灿烂。“小锦鲤,别装死了,我不会吃你的。”歇了一会,回了一些精神,百里溪真不明白这女子到底想对他干什么?而且,她怎么知道他是装死的?这时,余浅浅没继续说下去,百里溪只好自个闷着。

郴州专治癫痫医院
漯河好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专治癫痫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