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行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通讯公司内鬼成个人信息非法泄漏源头

发布时间:2019-05-15 00:48:28 编辑:笔名

欺骗类案件近期泛滥,导致众多受害者上当。昨天从广东省检察院得悉,有案件显示,通讯公司内部存在“内鬼”,是个人信息非法泄漏的源头。

司法机关将可以通过“两高”刚刚确定的两个新罪名——“出售、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从源头上遏制诈骗犯法。

1 “猜猜我是谁”

“你好,很长时间没见面了,猜猜我是谁?”里传来似乎熟悉的声音……你如果说出一个熟人的姓名,对方就会顺水推舟地承认下来,并开始套近乎。欺骗你的信任后,对方就以嫖娼被罚、发生交通事故等为由骗你汇款。这就是以“猜猜我是谁”为名实施诈骗的犯罪活动。

案例:8000条个人信息成被骗候选

2008年4月份以来,电白籍的杨松德(在逃)出资提供食宿、日常费用、作案用、卡、银行账号,以及事主号码和住址资料等,纠集20多名犯罪嫌疑人,在中山疯狂作案,仅抓获当天,就从作案窝点搜出银行账户存折23本、欺骗用95台、诈骗用卡45张、充值卡235张、近8000条个人信息。近期,该院批准逮捕了苏海成等14名实施诈骗的犯罪嫌疑人。

他们的作案手法其实不高明,但利用人的同情心和爱面子的心理弱点,屡试不爽。犯罪嫌疑人各自用拨打事主的,询问事主“你猜猜我是谁啊”,事主说出某人的名字后,他们就冒充事主的朋友,过一两天后,编造因外出嫖娼被抓要交罚款、或出了交通事故急需赔偿等理由来诈骗事主钱财。

2 “我是你领导”

还有的诈骗者则利用改号软件,根据党政领导通话清单,把对方来电显示更改为某一领导,冒充该领导,模仿其语气,以外出办事、亲戚到访为由,诈取钱财。

案例:冒充镇委书记“借款”53万

今年2月初,谢某军、邵某松等电白籍人密谋诈骗后,先由邵某松收集某镇镇委书记的号码,之后由谢某军在互联上购买该书记的通话记录,并请人将该团伙拥有的一号修改成该书记的来电显示。

随后,他们用已被修改来电显示的,根据该书记的通话记录,分别给与该书记有联系的被害人韩某惠、刘某伟、黎某洪打,以该书记名义借钱。韩某惠等人见是该书记的号,遂信以为真,共汇款53万元至邵某松指定银行卡账户。近日,公安机关将谢某军等6人抓获归案。

经查,在东莞市批捕的诈骗案件中,诈骗团伙所使用的某镇委书记的通话记录,是由互联从犯罪嫌疑人刘某丰、焦某阳、郑某红手中购买的。

郑某红是深圳某通讯公司派驻东莞工作员工,他利用工作之便,盗打客户通话记录后以每份100元卖给焦某阳;焦某阳再以每份250元卖给刘某丰;刘某丰再以更高价出卖给他人牟利。省检察院检察官表示,刘某丰等人的行动虽然没有实质参与诈骗,但是客观上助长了诈骗分子,已触犯了刑律,属“两高”(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刚刚公布的《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确定罪名的补充规定(四)》确定的“出售、非法提供个人信息罪”,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个人信息是实行欺骗的源头,司法机关将可以依这两项罪名,从源头上打击诈骗。”该检察官告诉。

经查,在东莞市批捕的诈骗案件中,诈骗团伙所使用的某镇委书记的通话记录,是由互联从犯罪嫌疑人刘某丰、焦某阳、郑某红手中购买的。

郑某红是深圳某通讯公司派驻东莞工作员工,他利用工作之便,盗打客户通话记录后以每份100元卖给焦某阳;焦某阳再以每份250元卖给刘某丰;刘某丰再以更高价出卖给他人牟利。省检察院检察官表示,刘某丰等人的行为虽然没有实质参与诈骗,但是客观上助长了欺骗分子,已触犯了刑律,属“两高”(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刚刚公布的《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肯定罪名的补充规定(四)》确定的“出售、非法提供个人信息罪”,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单处罚金。“个人信息是实行诈骗的源头,司法机关将可以依这两项罪名,从源头上打击诈骗。”该检察官告诉。

产后感染原因有哪些
产后流血异常怎么办
产后流血正常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