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行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前妻离婚无效 第326章 莫依然说, 老婆太辛苦,我想当小老婆

发布时间:2020-01-17 02:10:35 编辑:笔名

前妻离婚无效 第326章 莫依然说, 老婆太辛苦,我想当小老婆

好半天,法官才反应过来,敲着桌子叫着,"你们这干嘛呢,这法庭,你们不离婚了啊."

莫依然説,"抱歉了,只好推后了.些"

欧尘説,"我们先走了,麻烦法官大人了."

"你们……"

欧尘走过去,拿过了莫依然的车钥匙,边走边説,"员工跑总公司有什么要求?"

"他们很多签约了几年的用人合同,大概是想问公司倒闭的话,他们的去留吧.桕"

"我记得欧莱的员工至少有三十几个人."

"是的,欧莱公司内部是三十几个,包括外面的销售人员,调查人员,一共有不下六十人."

"真是麻烦."

"一会儿我先去外面看看,你去公司."

"你去外面看什么,那群员工看着你,不得扑上去吃了你,我去,你回公司吧."欧尘説.

莫依然看看欧尘,考虑了几秒,diǎn头同意了.

两个人并肩走出了法庭,法官在上面头痛的叫着,"这这这……这还离婚什么啊,我看你们过的好的很,回家好好过日子去得了."

琳达收拾着资料,不好意思的看看法官,看看对面的律师,説,"陈律师,咱们交接一下吧,我看暂时是上不了庭了."

"哎,哎,好吧,宋律师."

下面的人也都互相看着,打趣道,"这两个,看着是不像是离婚的."

"也不是,他们结婚的时候,也不像是结婚的呢."

"但是你瞧瞧他们,合作的倒是很愉快吗."

"也是够让人头痛的."

蓝雅在后面,默默的站起来,看着莫依然跟欧尘出去的方向,深吸了口气.

韩誉城在旁边説,"我看这个欧尘,根本没想要好好离婚."

蓝雅好像没听到似的,还在看着外面.

"哎,我説话呢!"韩誉城叫了一声.

"啊?啊?哦……可能是吧."蓝雅这才反应过来.

韩誉城微微眯着眼睛,转头看着蓝雅,"你怎么了?"

蓝雅笑了笑,有些勉为其难的样子,"只是,有些担心他们,公司不是又出事了吗."

"放心,有依然在,公司出事,也一定能解决的."韩誉城説,"她这些年大大xiǎoxiǎo的事,也没少处理,没见欧尘都不怎么担心,跟开玩笑似的就出去了."

蓝雅红唇动了动,最后,也只是轻轻的抿了抿,什么也没説.

公司出事,欧尘在外解决了员工的围攻,莫依然在公司内解决董事会的矛盾.

"莫总,这个代理人,我可记得,又是莫总找的啊,莫总,你这个眼光啊……"

莫依然看着那个人,道,"我查了一下,这个刘潜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他老婆有冠心病,在国外养病,最近花销非常大,大概因为这个,铤而走险."

"莫总,你这能説明什么?"

"我是説,本身他也是个守法公民,这次大概为了他老婆,才会冒险,还是有能追回来的可能的."

"呵呵,莫总,你去追,还是让我们这些老头子去追啊?"

"自然是我去追了,这些年我不都在做这些事吗,善后,追回投资,各位长辈叔叔伯伯们,我觉得吧,人不能老是对人心怀恨意,这是不健康的,看,你们最近对我不满,导致记忆力都有减退了,好像都忘了我过去是怎么干活的了."

"你……"

莫依然这时忽然觉得不舒服似的,晚上没怎么吃饭,只是干呕,她脸色白了一会儿,靠在那里.

几个人愣了愣.这场面不太好,跟他们欺负xiǎo孩子似的.

于是,几个人都打住了,看着莫依然,不好再説什么.

莫依然喝了口水,抬起头来,"那么,这件事大家没异议的话,我就安排人去做了."

大家都没説话,莫依然便宣布散会.

tangp莫依然只是镇定的摇摇头,"处理好这些事再説."

刘秘书叹息了声,但是知道莫依然的脾气,便不再规劝.

晚上,下面的人便查了出来,説是已经找到了人,他人在海上,是准备将一些没来得及变现的东西,拿去给人家卖钱买主是尹修杰.

欧尘这些年还跟尹修杰有些联系,尹修杰知道了后,主动给了欧尘消息.

从公司出去的时候,莫依然跟欧尘碰了面,莫依然説,"我可能要去趟海上."

欧尘看着她,"你去?"

"是啊,刘潜光不是在海上吗."

欧尘説,"莫总,我去,你在公司就好."

莫依然看向了欧尘,"但是……"

"尹修杰跟我关系比较好,到了地方,我方便説话,而且,那地方,也不适合你去,他开了大船去海上.[,!],是为了要做些见不得光的事,你一个女人,去那始终不好."

一个女人……

是啊,她还是个女人.

莫依然想了想,説,"那好吧."

看着莫依然出去了,欧尘在后面顿了顿.

"哎,不想离婚你就哄哄她,其实依然人很好哄的,xiǎo时候我惹她生气,过后给她买diǎn糖就好了."韩誉城的声音忽然在后面传来.

欧尘回过头来,看到韩誉城,皱眉,"你来干嘛啊你!"

韩誉城説,"我不是你们公司代言人吗!不是,有你这么对待我们代言人的吗!"

"得了,你以为你还一线明星呢,现在你要结婚了,身价早下降了."

"哎你欧尘,你就是这个态度,才让依然懒得理你的,我跟你説,你不好diǎn的话,依然真这次就离婚了,她做事可是不含糊的."

欧尘瞪了他一眼,"爱离离去."

韩誉城跟上来説,"依然最喜欢吃火锅,你没事带她去吃顿火锅,好好的放松一下."

"滚,不过年不过节的,吃什么吃!"欧尘説.

韩誉城道,"哎,你等过年过节?你可等不了了,她狮子座的,生日在七月,早过去了,过年还得等一个多月,过节……最近的节都被你们过过去了,要不……你们结婚纪念日是什么时候?"

欧尘愣了愣,他……他不知道.

韩誉城看着他的表情,便了解了,无语的説,"你们什么时候办证的?"

他……也不知道.

"傻啊你,回家看看你结婚证去."

欧尘看着前面,脸上説不上是什么表情,没説话,烦躁的先进了里面.

晚上.

莫依然在公司里,正坐着看着电脑屏幕.

震动了两下,是短信.

一般莫依然很少会有垃圾短信,为避免有过多陌生垃圾短信,公司里为她联系制作的的系统,很有用.

但是,现在也很少有人发短信给她了.

拿起短信一看,是欧尘发来的.

"晚上我去接你."

欧尘更少给她发短信.

她拿起,回了个,好.

出去的时候,果然看到,欧尘的车在外面.

"你怎么来的这么慢,我等了快一个xiǎo时了."欧尘在驾驶席上,敲着方向盘説.

莫依然道,"出来的时候确认了下跟法国的消息,那边慢了diǎn,抱歉了."

"好了好了,上车来."他説着,眼神飘向远处.

莫依然上来説,"你明天出海?"

"嗯."

"船准备好了吧?"

"嗯,前年买的xiǎo艇呢,没出过几次海,光在那保养着了."

莫依然看着他,説,"一路xiǎo心."

欧尘顿了顿,看着莫依然.

灯光照下来,霓虹好似一个一个的灯笼,忽明忽暗,渐行渐远.

他説,"怎么,莫总是在担心我?"

"还没离婚,我还有担心你的义务."莫依然説.

欧尘呵呵的笑了声,"莫总果然是尽职尽责的好榜样."

"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吗."莫依然説.

这时,欧尘在一个餐厅边上停下来,莫依然抬起头一看,是一家港式火锅店.

"这……"莫依然説,"来这里吃东西?"

她记得,欧尘可是不爱吃辣的,所以,莫依然从没想过要跟欧尘一起吃火锅.

自然,他来的是港式火锅,港式火锅还是滋补为主的汤料,很多不辣的底料.

欧尘説,"不是来这里吃东西,还是来看东西的?废话吗不."

由服务员带着两个人,到了边上靠窗的位置.

这里,正能看到整个海城的夜景,十八楼的旋转大餐厅,视野很好.

欧尘早定了位子,才能有这么好的位置.

莫依然説,"你今天这是……"

欧尘説,"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还没离婚呢吗,带妻子来吃个饭,你惊讶个什么?"

莫依然只是狐疑的看着欧尘.

菜单来了,莫依然diǎn着,都是欧尘喜欢的样子,海鲜,汤料,莫依然不用问,就能diǎn的让人很满意.

服务员笑着説,"两位是夫妻吧."

莫依然笑笑,看看欧尘,diǎn头,"嗯是的."

"一定结婚很多年了,看太太diǎn菜都不用问先生的."

欧尘愣了愣,才发现,以往似乎也是这样,莫依然diǎn菜,他只管吃就好.

莫依然总能掌握的很好.

只是,习惯了,所以,没有注意.

欧尘説,"是呢,莫总,你怎么总自作主张,也不问问我."

莫依然説,"你也没説要diǎn菜啊."

服务员道,"先生,很多夫妻来了都这样的,时间.[,!]久了,两个人常吃什么,不就都了解了吗,这是太太爱你的表现,而且很多先生都从不diǎn菜的,可见都是女人付出的爱更多呢."

欧尘被説的不好意思,看着服务员,不服气的説,"男人赚钱养家,你xiǎoxiǎo年纪懂什么,成大事者……不拘xiǎo节!"

服务员笑笑,"是是,先生説的是."

莫依然笑了起来,挥手让服务员下去.

欧尘在那拿杯子喝水,説,"真是,就説来这种破地方吃饭不行吧,服务员都这么多话."

莫依然説,"那你还来?"

"我……韩誉城説你喜欢,求着我来的."

莫依然无语的看着欧尘,説,"好吧,那谢谢韩誉城了."

怎么这话听着那么不舒服?

莫依然知道欧尘没有吃过,看着xiǎo闷锅不知道怎么下手,便主动帮他弄了.

"多放diǎn青菜,味道会很鲜,吃diǎn海鲜吧,煮出来的味道其实也不错的,这个刺身你肯定知道怎么吃吧,跟日料一样."

欧尘吃着,説不上好吃不好吃,但是,确实也是一种味道.

就好比他跟莫依然的婚姻一样,説不上是不是好的,但是,也总有他们感觉.

毕竟,他们都是第一次结婚,谁又能知道,跟别人的婚姻,到底是什么样子.

吃完了,莫依然吃的很饱,出去的时候,欧尘却扯了她的手,説,"去那边走走."

莫依然説,"怎么了?"

"消化消化,吃的太多了."

"没事的,这些东西,在肚子里一会儿就被消化掉了,火锅是这样的,吃的再饱,也只是……"

"喂,莫依然."欧尘真是觉得自己脑子有病,才会想着跟莫依然这样的女人来吃什么饭.

她真的跟许宁谈过恋爱?许宁是怎么容忍得了她的?

"嗯?"莫依然奇怪的看着他.

"没事,莫依然,我觉得你应该是投错了胎."

就不该是个女人.

算了,他跟她讲这些干嘛.

拉起了莫依然,两个人往一边走去,夜晚的街道,两个人慢慢的走着.

"我以前经常走这条街."莫依然説.

"嗯?"

"我的xiǎo学在那边上的."

"呵,真难想象,你那么天真的时候是什么样."欧尘説.

背着书包的莫依然的样子,好让人难以置信.

"谁不是从那么xiǎo长大的."莫依然説.

"那你能从那么天真成长成这个样子,中间得是经过了多大的摧残挫折啊?"

"欧总不也是彼此彼此吗."

这时,路边经过了卖花的姑娘.

这路上都是学校,经常会有谈恋爱的情侣过来,所以卖花赚零花钱的也多.

"先生买花不?"

"不买."欧尘一把搂住了莫依然,説,"你见过哪个结婚三年的还给老婆买花的."

莫依然无奈的看着欧尘.

女孩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转头就走了.

欧尘説,"没diǎn眼力价,这长相一看也是老婆,不能是情人啊,还买花."

莫依然看着欧尘,"喂,你嘴巴是从xiǎo就这么损,还是经过了什么摧残挫折才变成这样的?"

"难道我説的不对?还是你觉得,你想当老婆,还是想当情人?"

"想当情人啊."莫依然説,"老婆是糟糠之妻,情人是花朵,以前,xiǎo时候,别人问我,梦想是什么,我説,我想当别人的xiǎo老婆."

"理想……够远大的……"

"因为,我xiǎo时候看到人家説xiǎo老婆,都很幸福,老婆,都很辛苦……"

——萌妃分割线——

明天是转折!终于写到了!

今天还是一万字,以为今天能转呢,结果没转了,抱歉啦

对了,票还投着呢吗,一天十票,姐还在前十名呢!

运城卫校附属医院怎么样
广水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江西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莱芜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徐州癫痫病治疗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