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行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儿子酒驾出车祸身亡父母状告酒友

发布时间:2019-05-15 02:18:52 编辑:笔名

儿子酒驾出车祸身亡 父母状告酒友

图:逝者景浩

来源: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

整整两年了,景国仓夫妇始终无法走出失去儿子的阴影。那是2009年7月24日正是一年中的盛夏时节,那天下午五点多天气还十分炎热,干完活刚进家门的景国仓接到了一个,里说他的儿子景浩出事了。对方说景浩已经被120急救车送到了河南登封市人民医院,景国仓随后赶到了那里儿子景浩正在急救室抢救。在医院抢救了近3个小时,晚上10∶00 景浩因伤势过重而死亡。

儿子酒驾酿车祸

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景国仓夫妇难以承受,景家世代为农,景国仓也就景浩这么一个儿子只有22岁,刚刚成家还不到一年,儿子居住的房间至今保持着结婚时的模样,全新的家具屋顶挂的彩带,墙上贴的红喜字,如今物是人非了。

景国仓了解到出事的那天下午两点多,景浩是去事发地以西几公里的一家饭店跟几个朋友喝酒的,回家的时候骑摩托车过这个弯道时撞上了路边的护墩,头部受伤导致伤势过重而死亡。出事的第二天景国仓才想起到交警部门报案,登封市交警大队的民警接警后对现场进行了勘查。

民警经过现场勘查和走访初步认定景浩属于酒后驾驶,自行撞上护墩导致死亡,是一起单方事故,经过查询景浩没有办理摩托车驾驶证,驾驶这个摩托车也没有经过公安机关登记,况且事发时也没有戴安全头盔,按照警方的说法酒后驾车没带头盔是导致事故的直接原因,而摩托车没有证件景浩没有驾照驾车也属于违法行为。

对于警方的结论景国仓没有异议,毕竟事故是由儿子自己造成的。但在难过之余景国仓总觉得尽管主要过错在儿子身上但其他的人也有。景国仓后来了解到那天跟儿子一同喝酒的共有8个人,景国仓找到了其中的一人。张俊涛说那天下午他们从3点多喝到5点多,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他们一共喝了大概12瓶啤酒,其中两个女孩没喝6个男的平均每人喝了两瓶啤酒,没有人对景浩强行劝酒。走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发现景浩有什么异常。张俊涛说景浩一向骑摩托车很快,以前就摔伤过。这次出事或许也有这个原因,出于朋友关系景浩在医院时他还拿出了1500元的医疗费。

父亲状告儿子酒友

那么事实真的像张俊涛所说的这样吗?也试图寻找当天跟景浩喝酒的其他几个人,但时隔两年他们有人去了外地打工,有的则家中根本没人。景国仓认为那天儿子酒后驾车儿子的个朋友竟然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止,现在儿子因为酒驾出车祸死了。同桌喝酒的朋友当然有于是景国仓把儿子一起喝酒的张俊涛等7个人全部起诉到了登封市人民法院,要求他们共同赔偿景浩死亡的丧葬费,赔偿金等共计14.7万元。

景国仓是河南省登封市宣化镇老栗树村的村民,他的家就在着名的嵩山之中同在这座大山之中的还有名扬海内外的少林寺。在少林寺的周边有大小十几家武术学校,2002年景浩初中毕业时就曾经打算去武校学习,但终还是跟着景国仓夫妇在建筑工地上干活了,他们的工作就是在已经建好的房屋里粉刷墙面,每人每个月有一两千元的收入,直到2008年年底景浩跟相恋5年的女友小丽结婚了,结了婚了他就说这样干一直都是干得很高兴批墙、油漆,结了婚后的景浩仍旧跟父母一起在工地上刷墙,一家人在一起干活的日子是很辛苦,但也是开心愉快的。谁料到幸福的日子刚刚开始景浩就离开了他们,景国仓夫妇从此再没有心

儿子的死成了景国仓内心为纠结的事情。

散落的石子公路管理部门时候有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调查儿子死因的冲动更加强烈,在这期间景国仓又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一路拐弯处这石子有二寸厚,洒的有两米多宽,在事发现场景国仓发现儿子摩托车摔倒处近百米长的路段散落着很多的石子。当时这些石子就散落在马路中间,景国仓分析儿子景浩

或许是骑摩托车路过这里摩托车碾轧石子发生颠簸才至于摔倒撞在护墩上导致死亡。

按规定公路的管理部门应该保证公路的路面清洁及时清理道路上的石子等障碍物,景国仓觉得儿子出事的那天路上的石子没有被及时清理,公路管理部门应该为儿子景浩的死承担一部分,于是在2009年11月景国仓夫妇又把登封市地方公路管理所起诉到了法院,要求公路管理所赔偿景浩受伤死亡的治疗费赔偿金等各项费用共计1.3万元。

弋所长介绍发生事故的这条路是一条县级公路,的确是由他们负责管理养护,他们有保证路面的清洁和畅通及时清理路面的障碍物,但是这条道路附近有大量的石雕厂和煤矿,路上难免洒落石子,他们的养护工人也是尽量保证及时清理的。

起诉公路管理部门景国仓索赔的金额是1.3万元,这其中包括3千元的医院治疗费用和一万元的赔偿金,景国仓说告公路管理部门赔偿数额不是目的,他就是想借此弄清儿子究竟是怎样死的。

医院是否拒绝转院引争议

先后经历了两场官司,一次又一次地回顾儿子死亡的原因,对景国仓来说这是件痛苦的事情,但就在这期间景国仓说还有一个可能促成儿子死亡的原因那就是在医院,当初景浩被送到登封市人民医院后在医院抢救了近3个小时,这期间他曾经请求转到郑州的省城医院抢救但没得到医生允许。景国仓认为这中间如果把儿子转到郑州的大医院或许能抢救回来,但医生没有同意也没能够把儿子救活这是有过错的。因此他起诉要求市医院赔偿儿子景浩的治疗费和死亡赔偿金共计1.3万元。登封市人民医院对此怎么解释是当时家属没有说这个情况,于大夫说抢救景浩的时候没有患者家属向他提起过要转院的请求,患者家属是向谁提过要求转院他并不清楚,但以患者景浩当时的脑伤情况来看是非常不适合转院的,因为如果转往郑州在路上颠簸和耽误一个小时更不利于抢救,伤者的病情转院的过程中间可能(呼吸)就停了,他就是在医院治疗过程中就(呼吸)停了转院风险更大。

又是一个炎热的夏季,又是一天的下午17∶00外面没有那么热了,从出租屋里景国仓夫妇推出了卖凉皮的小车开始在街边摆摊卖凉皮了,一年前景国仓夫妇离开了登封老家来到了许昌,冬天炸丸子,夏天就卖凉皮,儿子没有了但日子还是要过,刷墙的活干不下去了,景国仓夫妇没有别的手艺,只有在许昌做点小买卖维持生计,在许昌卖凉皮景国仓夫妇每月将近有两千元的收入,景国仓说如果在老家登封市收入可能会高些,但是他们没有选择在登封做生意,那每到登封的时候那就孩子的一切就在眼前浮现。在这十分想八分,毕竟远一点

思想会好一点点。

全自动灌装机
不锈钢精密铸造
柑橘红蜘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