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行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神目道 第一百九十八章 武警核查

发布时间:2020-01-16 21:05:12 编辑:笔名

神目道 第一百九十八章 武警核查

看着天目之中正狼狈逃窜的伊贺同人,虎引风冷冷一笑,并沒有马上追赶,而是将仁者重新收回右臂,这才走了过來,

见虎引风转瞬之间将敌人打败,还留下一只胳膊,众人立刻围拢上來,

虎引风顾不得和大家寒暄,急忙來到韦一海的身边,伸手一摸鼻息,还好,沒死,只是受伤严重,昏迷不醒,

虎引风急忙打开天目,放出散魂裂魄鞭,将韦一海错乱的地魄重新收拢,又替他调理了一番,感觉他气息已经顺畅,这才放下心來,

虎引风又走到医生身边,微微一笑,说:“七哥,你怎么样,不要紧吧,”

医生咧嘴一笑:“护卫使,辛苦你了,我不要紧,就是两条腿被那个小日本给刺中了神经,暂时还不能移动,”

虎引风装作用手抚摸的样子,在医生大腿上捏來捏去,同时再次放出散魂裂魄鞭,将医生双腿给理疗一番,

医生慢慢活动了一下,惊奇地“咦”了一声:“我的腿能动了,我的腿真能动了,护卫使,是你治的么,太神奇了,你用的什么手法,回來教教我好不好,”

虎引风淡淡一笑:“七哥,我就是用气功给你做了一些理疗,算不得什么医术,你要愿意学,等以后有时间了咱哥俩再好好切磋,”

虎引风看受伤的两人都沒有大碍,这才放了心,站起身來,对水潇潇说:“水主任,你们这次执行的什么任务,怎么会和这几个小鬼子遭遇的,”

水潇潇有些疑惑地看了虎引风一眼,简短说道:“根据影子传递來的信息,有一伙日本间谍最近要來中国,我们就是寻踪追到此地來的,”

虎引风“哦”了一声:“你们认识这几个日本间谍么,”

水潇潇摇摇头:“不认识,”

虎引风有些好奇:“那你们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來的?”

水潇潇看了道长一眼,说:“是道长用梅花易数指引我们來到这里的,”

虎引风这才想起队伍里有一个圣手梅花,仅仅凭着一手梅花易数,道长就能寻踪跟到这里,连虎引风也不得不佩服这老道的确有两下子,换上自己,用噬灵也不过能做到如此,

不过为了快捷省事,虎引风这次并沒有麻烦噬灵,直接用啮鬼跟踪,效果更好一些,

“护卫使,你是怎么突然來到这里的,”刀子有些好奇虎引风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跟过來了,

虎引风一笑,说:“哦,是这样,我在广东那边见到你们的踪影,恰好我也沒事,就在暗中保护,一直跟踪到此地,正好发现你们与日本忍者交手,也是碰巧了,”

这次虎引风倒是沒说瞎话,他的确是在广东发现了医生的身影,才一直跟踪在后面的,

不过,这也就是他事先知道水潇潇此次去南方办理重大事件,故意跟着暗中协助的,否则,虎引风就算遇到医生,也不愿意掺合组织里的普通事务的,

听说虎引风在广东的时候就跟着自己,但组织里的人居然一无所知,沒有一个人发现有人一直缀在后面,这不由得让水潇潇、刀子和道长等人感到十分惊讶,

特别是道长,本身能出一手神奇的梅花易数,居然也沒能算出來自己身边的潜藏者,这对他的震动可不小,

梅一枝原本有信心能算出自己身边一千米之内任何对自己有危险或者有利的人或者事物,但是虎引风一路跟了上千里,他居然沒有看出來,不由得老脸一红,

其实这也怪不得梅一枝,因为啮鬼跟踪这种事本來就不在正常的五行之内,虎引风和他们之间的距离通常也在五十里以外,梅一枝纵有通天的本事,也想不到一个五十里的人会对自己正密切关注,

当然,虎引风不会说出啮鬼的事情,自己的任何秘密都不会吐露半个字,他只要完成自己的任务就行了,至于神秘,那正是虎引风想要的结果,行为越是神秘,人们对他才越是忌惮和敬仰,一个毫无秘密的透明人是不会赢得足够尊重的,

过了一会,医生慢慢恢复过來,能从地上爬起來了,道长扶着还有些迷迷糊糊的韦一海,刀子则背上死猪一般沉睡不醒的伊贺隐者,几个人正要走路,

突然,上面传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紧接着,十几道明亮的光柱就从上面直射过來,一群人从入口处跑下來,迅速围成半圆形,稀里哗啦一阵拉枪栓的声音,十几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众人,

水潇潇、刀子不由得大惊,还以为又遇上日本人了呢,这家伙,场面也太大了一些,连微冲都用上了,

“都不许动,将人放下,手举过头顶,我们是武警,需要检查,”有人开始喊话,

听说是武警,众人的心这才放下了一些,只要不是日本人就好说些,

虎引风眉头微微一皱,慢慢走上前去,站在了众人的前面,冲着眼前的众人一努嘴:“你们谁是负责人,出來说话,”

“你是什么人,把手举过头顶,不然我们就开枪了,”人群中有一个威严的声音传过來,

虎引风面沉似水,对刚才传过來声音的方向说:

“我是什么人,你还不配知道,不过,如果你再鬼鬼祟祟躲在后面不出來直接回答我的问題,你以后可能就永远沒有机会再和我说话了,”

对面的人群中一阵骚乱,大家都不知道这个年轻人究竟是谁,怎么出言如此狂妄,

“呵呵,好小子,够狂的,好,出來就出來,我是云南国安行动总队的负责人,我们刚刚接到确切消息,今天晚上有一伙日本间谍在此联络,所以就急忙赶过來了,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老实回答我的问題,”

原來是云南国安行动总队的,虎引风淡淡一笑,说:“不错,你们的消息是准确的,可惜晚了一步,那伙日本间谍已经跑了,不过还好,被我拿住了一个,喏,就是后面背着的那个,

我们也是国家的人,大家请回吧,”

站在虎引风面前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身精致的黑色西服,脸上还佩戴着眼睛,留着寸头,显得十分精神,

听说果然有一伙日本间谍,不过已经跑了,而眼前这个明显比自己小了一多半的小子居然说自己也是国家的人,还明目张胆地说自己已经拿住一个间谍,这还不算,还让大家请回吧,你以为你是什么人,

“嘿嘿,小伙子,有些意思,我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但不论真假,你们现在都必须服从我的命令,把背上的日本间谍放下來,交给我们,

另外,你们先跟我回总部一趟,我要逐一核查你们的身份,如果真是国家的人,我自然不会为难大家,”中年人倒也干脆利落,

虎引风冷冷一笑,说道:“这样做不合适吧,我们抓到的人,为什么要交给你们,”

中年人面色阴沉,冷哼道:“你现在沒资格和我讨价还价,这里是云南,这个地盘就要听我指挥,而且,我怀疑你就有日本间谍的嫌疑,”

虎引风不急不躁,慢慢说:“我不知道童局长是否也和先生持同样的看法,要不要我先联系一下,”

什么,黑西服中年人脸色一僵,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虎引风,好像不明白他刚才在说什么?童局长,他居然认识国安总部大名鼎鼎的童局长,

开什么玩笑,眼前这小子充其量不过二十出头,要说他认识童局长的秘书都有些勉强,他怎么可能认识童局长,别是道听途说临时拿过來唬人的吧,

看着眼前中年人一脸不相信的表情,虎引风淡淡一笑,伸手掏出一张非常精致的卡片,烫金的楷书汉字写着“国安部特别侦察员”,下面还有一行数字,“第003号”,

“这张卡片后面应该有联系,你可以现在就与童局长联系,看看我是不是在唬人,”虎引风面无表情地说,

中年人眼中的惊讶迅速涣散开來,拿着牌子的手在微微颤抖,看得出,他在极力掩饰自己内心的惊讶和紧张,

不错,同种样式的卡片他以前曾经见过一次,那是一个非常尊贵的老者,上面也是这些汉字的介绍,不过下面的号码是002,中年人听说,那是一位在部里地位非常尊崇的长者,连大老板都要给他几分面子,

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居然也有这样一块卡片,而且看上去不似作假,中年人见多识广,一眼就看得出这种卡片是不是假的,

更重要的是,眼前这个年轻人一副悠闲淡然的神色,丝毫沒有作秀的意思,如果他真的敢当面做这种假,他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一些,而且,他的表演天才实在可以上奥斯卡,

心中瞬间闪过千百个念头,最后,中年人选择了信任和屈服,他看不出眼前这个年轻人的任何破绽,而他自己却不能承担一旦验证属实的可怕后果,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口碑怎么样
深圳曙光医院治病怎么样
看不孕不育的医院哪家好
黑龙江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汕头哪个医院妇科好一点
友情链接